推广 热搜:

看见的就是那两串冰糖葫芦,顿时睡意全消,开心地蹦下床冲到桌旁

   日期:2020-03-23     浏览:0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当即,天遥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,可已经晚了。连萧立英闻言都笑了起来。而天逍则一句话都说不出,脸红得像个苹果。突然,天逍和
   当即,天遥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,可已经晚了。连萧立英闻言都笑了起来。而天逍则一句话都说不出,脸红得像个苹果。

    突然,天逍和天遥的脑袋一起被重重地敲了一下,两人一边龇牙咧嘴地揉着,一边回头看着哭笑不得的外公。李原啸板起脸训斥:“你们两个小东西的脑瓜里整天在想什么呢?你们知道她比你们大多少岁吗?”

    的确,修仙可以延缓衰老、长葆青春,光凭外表,实难看出一个修真者的真实年龄。不过萧立英毕竟已经成人,即便是个普通人,和十二岁孩童之间的年龄差距也是相当明显的。

    天逍似乎是觉得太丢人了,猛吸一口气:“外公,弟弟,我们走!”他拉起李原啸和何天遥的手就往旁边人群里钻。

    人们都笑眯眯的,自觉地为两个可爱的孩子让开一条路。站在桌案后的萧立英望着三人远去的背影,微笑始终留在脸上,心想:“这两个小家伙,真有趣。”

    走出广场,天逍松开手,也放慢了步伐,低着头一步一步往前走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后面的天遥看看哥哥和外公都没有说话,自己也是小心翼翼的,不敢吭声。

    李原啸脸上严肃,心里却是好笑:“这两个小东西,再怎么说也还是十二岁的孩子啊。”

    突然,天逍回过头来,看着李原啸,认真地说:“外公,刚才我并没有说错,那个姐姐真的好漂亮嘛。”

    李原啸听罢大笑:“哈哈,小东西,那个姐姐漂亮不漂亮与你也没又关系啊!倒是刚才天遥说的那个什么‘小翠’的,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李原啸高居宗主之位,每天除了修炼之外,还为宗内事务所累,今日难得一次开怀大笑,因此也开始逗起天逍来。

    天遥抢着回答:“外公,你不知道,山庄的厨房里有个王大娘,对我们可好了。她有个闺女叫小翠,小翠的爸爸很久以前就病死了,所以她就和大娘一起住在庄子里。我们以前经常在一起玩,有一天小翠偷偷告诉我,说她喜欢哥哥!”

    天逍没插上嘴,等天遥说完了,才低着头嘟囔着:“我只当小翠是妹妹,哪有什么喜欢不喜欢……”到底女孩比男孩早熟,情窦早开。

    李原啸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,笑过之后,牵起两个可爱的外孙:“好了,不去想那个漂亮姐姐,也不去想那个小翠了,我们去客栈。你们饿了吧?外公给你们买好吃的!”

    天逍立刻摆脱了郁闷的心情,和弟弟天遥一起欢呼雀跃,围着外公闹了起来。

    不一会儿,三人来到昊州城最出名的客栈雪晴客栈。提起雪晴客栈,就会想到其创立者朱晴雪。当初朱晴雪白手起家,凭一己之力开建客栈。起初给客栈起名为“晴雪客栈”,虽然苦心经营,可是生意一直冷清。后来,朱晴雪得一风水大师指点迷津,将“晴雪”二字颠倒过来,变为“雪晴客栈”,取其“雪停见日”之寓意,如此生意果然渐渐做大了起来。时至如今,青龙大陆几乎每座大城里都有雪晴客栈的分店。

    进入客栈之后,李原啸先是点了一桌昊州城的特色菜,让两个外孙大饱了一顿口福,至于他自己,修仙之人长久不吃不喝也无事,美味佳肴对他的吸引力并不大。而后,李原啸问掌柜要了一间客房。进入房内,他坐在两个外孙面前,郑重其事地说:“逍儿、遥儿听好,外公现在将关于修仙的重要事项告知你们。”

    看见外公如此严肃,天逍和天遥正襟危坐,仔细听着。

    李原啸道:“你们马上就要进入太清宗修仙了,有些关于修仙的具体细节想必你们还不清楚。趁现在有空,外公就给你们好好讲解一下,免得以后你们在修仙一途上多走弯路。

    修仙之道,在青龙大陆存在已久,但非修仙之人,对修仙过程近乎一无所知。修仙可以分为三大层次,分别为炼气还神、炼神还虚、炼虚还真。每一大层次都分为三个境界,炼气还神的三个境界为筑基,清灵,和合。炼神还虚的三个境界为元婴,空冥,洞虚。而炼虚还真的三个境界为寂灭,大乘,渡劫。每个境界又可细分为前、中、后三个时期。修仙者筑基之后,就至少能有九十年左右的寿命。达到元婴境界后寿命可延至一百一十年。等修炼至寂灭境界,就能活到一百五、六十岁。不过,寿命终究有限,若修炼进度过慢以至于超过寿命年限,那结局将会和最终渡劫失败一样,憾而殒落。你们记住了吗?”

    何天逍和何天遥都点点头。他们俩何等聪明,李原啸讲过一遍的话已经全部深深印在脑海之中。

    李原啸继续说:“想要成仙,对身体和精神的修炼都很重要,可以说修仙之路,就是一个改造自身精神和躯体,达到剑仙境界的过程。修仙必须要按着修仙秘籍修炼。青龙大陆所有门派的修仙秘籍都是剑籍,只有通过练剑,才能感受到天地间的灵气法则。剑籍记载着用剑的招式,练剑锻体,吸收天地灵气,通过冥想提升精神力。高攻击需要好的仙剑,高效率则需要好的剑籍。所以剑器和剑籍都很重要,相辅相成。明白了吗?”

    天逍想起自己练刀的决定,略带失望地问:“外公,修仙必须要按照剑籍修炼,而其他武器没有相应的典籍,所以根本无法修炼,是这样吗?”

    李原啸点头道:“是的,至少在青龙大陆是这样。当年那场仙魔大战想必你们也听说过,那些刀魔的修炼方法根本无人知晓,也不知他们从何处而来。自修仙之道开创以来,也从未有人用别的武器修仙成功过。”

    “那如果用别的武器按照剑籍修炼,

    是不是也能修炼成仙?”天逍又问。

    李原啸摸了摸胡须,答道:“当然不行。各种武器之间并非只是形状有差别,每一种武器都有截然不同的招法和套路。照你这般想法,难道用一块石头也能修炼成仙?”

    “原来如此。”天逍有些沮丧。

    “那外公你是什么层次,什么境界?”天遥问。

    “外公如今是炼虚还真层次,寂灭中期境界。”李原啸笑道,“平时普通人看见能御剑而飞的修仙者都称为‘上仙’,殊不知只要达到元婴境界就能修习御剑之术了。所谓的‘仙’,只有那些成功渡过天劫的修仙者才能称得上。自古以来,能修成剑仙的人无一不是惊才绝艳的人物。其他修仙未达渡劫或者渡劫未能成功的修仙者,尽皆殒落……”

    “那么那些武破虚空的剑仙都去了哪里呢?”何天遥继续发问。

    “飞升异界,没人知道那里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地方……反正这些对你们来说都太过遥远了,不想也罢。今后不管你们的师父是谁,都要听从他的教诲好好修炼。好了,现在离酉时还有两个时辰,你们就在这房内休息,别到处乱跑。外公去药铺采购一些药品。”李原啸说完,就离开了房间。

    修仙宗派之间并不是一团和气的。青龙大陆分为七郡,每郡都有一个大宗,并称“七大宗派”。至于小门小派更是多如牛毛。平日里宗派之间会为了稀有仙剑、灵丹妙药、珍贵秘籍等互相争夺,但是七大宗派的地位一直牢不可撼,众多小宗派也不会傻到去与七大宗派为敌。小宗派之间的争斗,七大宗派无须去管,也不屑去管。而七大宗派的弟子之间也会有争斗,伤亡在所难免,因此太清宗每年都在附近的州城收购大批药材,以供宗门内炼丹之用。

    留在房里的天逍和天遥都没有休息。修仙之道的层次体系及境界过程带给他们的震撼很大。天遥望向旁边皱着眉头的天逍,问道:“哥哥,你打算怎么办?是告诉外公你喜欢练刀,还是先瞒着他,和我一样练剑?”

    “告诉外公?想必外公要生气的吧。我看得出来,外公和爹娘一样,对我们的期望都很大。再说也没有用刀的修仙典籍,我看还是先练剑吧,大不了自己偷偷练练刀,看能不能琢磨出点儿什么。遥弟,你可千万别跟外公说漏嘴了啊。”

    “你放心,这事儿就咱俩知道,我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的。你能这么想太好了,我就害怕你如实告诉外公后,外公不许你入宗修仙,那样我们兄弟俩就要分离好久了,我舍不得。现在这样我们还能在一起修炼。”天遥比天逍稍微内向一点,不管到哪里都和哥哥在一起,所以他打心眼里不愿意与哥哥分别。

    天逍露出笑容,看着弟弟说:“我也不想和你分开。如今爹娘远在许州,外公当宗主肯定也很忙,以后不管什么事咱们兄弟俩都一起面对。”

    天遥高兴地连连点头。天逍表面上轻松,其实心里终归有点阴影:“我不喜欢用剑,可还是得修习剑法,这种心态下也不知道将来能达到什么境界,唉……”

    “哥哥,你说那修剑典籍难不难学啊,我怕学不会。”天遥有些担心未来的修仙路程。

    “听外公所说,估计简单不了,要不这么多年来,怎么只有那么少的人修成剑仙呢?不过我相信,再难也一定难不住咱们的。遥弟,到时你可不要落在别的弟子后面,给外公丢脸哟。”还是天逍想得比较通彻。

    “好!不过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,别忘了,我可是比你多用两年剑呢。”

    “哈哈,刀和剑的基本用法差不多,以我的聪明一定没问题的。”

    兄弟俩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地谈论着未来。

    ……

    李原啸走在去药铺的路上,心里不断思量:“逍儿、遥儿如此资质,回到宗门一定会让大家大吃一惊。要是七长老能看上,收他二人为徒,那就再好不过……”

    太清宗只有正宗主之位,没有副宗主。除了宗主之外,在宗门内权力较大的就数长老会了。当年太清祖师规定,门内弟子,但凡修炼至炼虚还真层次寂灭境界的,就有资格进入长老会担任长老。而达到大乘境界的人,大多都会离开宗门四处云游,感悟天道自然以求突破,或是找一洞天福地静修,为将来的渡劫做准备,自然也就无暇过问宗内事务了。

    太清宗如今有长老一十三位,其中修为境界最高的便是七长老,已达寂灭后期。长老排位是按照达到寂灭境界的先后顺序决定的,如果有长老踏入大乘境界,或是因为某种原因殒落,那自然脱离长老会,排位靠后的长老全部上提一位。

    李原啸原先也是长老会的长老,后来由长老会投票选为此代宗主。七长老比李原啸晚修炼十几年,但却先踏入寂灭后期,可见其天赋之优秀。

    想着想着,李原啸已走到药铺前。这家药铺是昊州城里比较出名的药铺之一,许多年来太清宗一直在这里大批量收购药材,药铺掌柜自然认得堂堂太清宗宗主。

    “原来是李宗主大驾光临,快请进。”掌柜眼尖,李原啸刚到门口就被他看见了。那掌柜头带扇帽,个头不高,眼睛很小却有神,留着两撇胡子,一副精明之相。

    “周掌柜,许久不见。我此番带外孙前来报名入宗,顺便购置一些药材回去。”李原啸道。

    “李宗主的外孙?那想必是前途无量啊。不知宗主这次需要哪些药材?”

    李原啸从怀中拿出一张纸:“药材种类和份量已写在这张纸上,三日之后,我会派人来取

    。”言罢,他又突然想起了一件重要事,遂向掌柜询问道,“对了,你这里有没有露血草?我要两株。”

    “露血草?当下却是没有。不知李宗主可是为了外孙筑基之用?若是急用,我差人前去收购,三日后定与其他药材一起备齐。”周掌柜卖药材多年,对珍贵药草的功效相当清楚。

    露血草,生于山谷之中,草长半尺左右,叶绿,草心为暗红色,故得名“露血”。可与紫菀、秦艽、龙葵等寻常药材一起炼成筑基丹。筑基丹有扩大经脉、蕴养丹田之功效,修仙者服用可大大缩短筑基时间,普通人服用也可增强体质,功效大小因服用者身体素质而异。

    露血草本身就不是常见的药材,数量稀少,采药者要顺着山谷向下攀爬至谷底才有可能见到露血草,且许多山谷深处终年瘴气弥漫,蛇蝎之类毒物伴生,因此露血草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有价无市。周掌柜敢打包票三日内备齐,看来人脉十分宽广。

    不仅材料稀有,筑基丹的炼制也绝非易事,不仅要求炼丹者灵力深厚,还有几率失败。因此,太清宗丹房在炼出筑基丹后,都交与李原啸保管,以赐予宗门内天资优秀的弟子服用。李原啸如今已有筑基丹一枚。这回买两株露血草,是为了确保可以再炼出一枚筑基丹。

    李原啸得到了周掌柜的承诺,心情舒畅,在返回雪晴客栈的途中,特意买了两串小孩子都喜爱的冰糖葫芦带给两个可爱的外孙。

    推开房门,李原啸看见两个孩子并排躺在大床上,都已睡熟了。李原啸笑笑,也不惊扰他们,将冰糖葫芦放于桌上盘中,坐在桌旁的椅子上闭目养神。

    时间过得很快,李原啸睁眼一看桌上的报时香炉,已是申时三刻,距离约定的酉时已近,于是叫醒两个还在酣睡的外孙。

    天逍和天遥睁开眼,首先看见的就是那两串冰糖葫芦,顿时睡意全消,开心地蹦下床冲到桌旁,一人一串抓起就吃。李原啸宠溺地摸了摸两人脑袋,领着两人离开了雪晴客栈。

    返回广场,此处的人已经散去很多。日薄西山,天色已暗,一年一度的太清宗收徒大会已经步入尾声。

    负责招收检测的五名弟子看见李原啸三人走来,老远就打招呼。长长的桌子左侧不远处,还有一排椅子,椅子上如今坐了几个人。

    这排椅子是给检测合格的报名者以及家人休息用的。检测合格的人要一直等到酉时,才能和太清弟子一起离开,前往天道山。一旦入宗,外出甚是不便,也不知何时才能与家人再会,所以人们都十分珍惜这最后一点相聚的时光,陪伴着孩子直到大会结束。

    椅子上有人,说明有孩童通过了根骨检验。李原啸望向了五名弟子当中领头的萧立英。

    萧立英禀报:“师父,今年运气一般,到下午才收得两个根骨优秀的孩童。”

    李原啸松开天逍和天遥的手,摸着胡须道:“无妨,加上我这两个外孙,那就是四个人合格了。收徒在精不在多。”

    收徒是让宗门延续的唯一方法。根骨优秀的人不多,所以大宗门也希望每次收徒大会通过检验的人能多一些。等宗门内的高手修仙至大乘境界时,都会离开宗门,所以宗派还是要靠成长起来的后辈子弟支撑着。

    青龙大陆七大宗派互相协定过,只许在宗派本郡公开招收弟子。如果有人想入其他郡的宗派,也不得横加阻拦。七大宗派实力相近,名气也相近,根本不愁收不到弟子,所以许久以来从未违反过规定。其他小宗派,无法也不敢和七大宗派抢弟子。故而只有根骨普通的人才会加入小宗派,这也导致小宗派很难出现一个修炼有成的修仙者。

    李原啸走向那排椅子,椅上坐着的人都见过他御剑的情景,知道他是太清宗的宗主,于是纷纷站立起来行礼。数人中有两个孩童,都是男孩,一名和天逍、天遥差不多高,略显清瘦。另一个则矮一些,是个小胖墩。

    李原啸望向两人,询问:“你们叫什么名字?”

    那个小胖子不认生,瓮声瓮气地答道:“我叫蒋齐高。”

    那个清瘦的孩童却很冷峻,直接报了一个名字:“罗海波。”

    两个十二岁的孩子还涉世未深,听其说话的方式和语气就基本能看出两人的性格。

    “那罗海波是个心性坚韧之人,将来的成就值得期待。这蒋齐高估计以后在宗内的人缘会不错,就是不知道他的耐性如何。”李原啸心想。

    旁边站立的大人都是蒋齐高和罗海波的亲人长辈,一个个过来拜托李原啸。

    “李宗主,您看我这孩子,因为家里富裕,从小就吃得好,胖乎乎的,从来没吃过苦。到宗内希望您给好好磨炼磨炼……”一位跟小胖子有七分相像的大胖子中年人说道。

    “李宗主,我家海波性格内向,以后要是给您添麻烦了,还请多多海涵……”看来这位妇女应是罗海波的母亲。

    李原啸一抬手,大家都不说话了,他慢慢地说:“既然被我太清宗纳为弟子,宗门就一定会好生照料他们的生活,并且严格督促他们修炼,你们大可放心。等有合适的机会,我也会让他们回家探望。只是未来修仙成就还要看他们两人自身努力如何。好了,时辰不早,我们准备回宗了,你们也早点回去吧。”

    这时,旁边那五名太清弟子都走了过来,两名男弟子御剑而起,分别带上蒋齐高和罗海波,而天逍、天遥则是由李原啸亲自御剑带着,一行六把仙剑,在亲人们依依不舍的目光中,刹那间飞向远空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